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  • 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已关闭评论
  • 645 views
  • A+
所属分类:建盏资讯

从业40载,建所18年

黄美金父子一直致力于

建盏烧制技艺的

传承、致敬与突破

他们以金油滴蜚声业界

但他们不止懂得金油滴。

父子齐心,金玉为钰。

18周年纪念,黄氏父子想让世人看到

不同的自己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☆金油滴宗师之路:从零开始,有如登山,每一步都是进步☆

每个建盏人在刚入行的时候,可以说都是身无外物,仅有双手与头脑。

能经受市场与专业考验,坚持到底的寥寥无几。

尤其是几十年前,建盏还不为大众所知,影响力仅限学术圈的时候。

黄美金就是那一代的人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他出生于1956年, 1980年-1999年创立金星陶瓷研究室,从事建盏、青白瓷研究;1983-1986年在江西景德镇跟随黄云鹏大师学习陶瓷技艺;2000年,研究室升格更名为建阳御窑陶瓷研究所,继续从事瓷器的研究和烧制。

同时代的建盏研究者虽然不多,但都非常有实力。也各有代表作和学术资历。

黄美金是一个有想法也很敏锐的人,他知道在建盏行业中,平庸是无法生存的。

他发现建盏金色系斑纹尚存空白,且自身技术与经验有底气将其研究出来。遂走上这条他人未曾涉足的道路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仅此一种釉色研究,就耗费了十年时间,途经不计其数的实验。虽然过程艰苦,但每次教训都是宝贵的经验,他以惊人的毅力,不计工本地坚持了下来。

[瑕疵品的砸碎处理]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,十年磨剑终出鞘,「金油滴建盏」一经发表就爆红,黄也成为金油滴开宗第一人。

只有你足够特别,才会足够被需要,黄美金的成名之路,生动证明这个道理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☆从金油滴到建盏的其他艺术表现:上山容易下山难,一山还有一山高☆

从一无所有到功成名就,这对努力与天赋兼备的人来说,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
但是人生并不是达到一个目标,就能画上句号,只要活着一天,对艺术的渴望就不会截止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其实每个建盏工艺师都想攻克建盏所有的难题,只是现实桎梏之下,常常不允许他们自由发挥。

黄美金也是一样,金油滴让他出名,也耗费了他非常多的精力。他虽然通晓建盏的烧制技艺,但世人只知道他会烧金油滴。

好在黄美金的职业之路并不孤独,他有儿子黄文勇伴其左右,一个愿意和父亲共进退,有拼劲、有创意的继承人,这不得不说,是黄美金这样老一辈手艺人的幸运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黄文勇生于1981年,十几岁就跟着父亲学陶艺。2000年,研究所刚升级的时候,他已经能独立操刀自己的作品。而父子两人的事业纪念日也是从那时开始计算的。

黄美金(左一)与黄文勇(左三)父子早年照片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作为骨肉至亲和事业伙伴,黄氏父子都知道金油滴不会是他们艺术生涯的全部。

然而建盏界无数前车之鉴表明,贸然跳开舒适区,去涉及别人已经占据生态位的领域,是非常危险的——你等于是上山之后下山,又从山脚下开始攀登另一座新的山峰,而且山上已经有人了。

不过,一件事如果实现起来没有任何难度,那它通常也不值得去做。

黄美金已经60多岁,儿子黄文勇也快40了,一个年近古稀,一个近知天命。要让他们接受人生就此被盖章永久定论,定然不甘心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。

父亲有这样的追求,儿子自然义不容辞。

黄氏父子终究还是挤出时间,合作设计开发新的器形和釉色。并于研究所成立18周年之际,公诸于世。

☆金是璀璨烈阳,银是玉雪清霜——黄氏束口·银油滴问世☆

开拓建盏艺术新领域的新釉色,黄氏父子选择了银油滴。

市面上银油滴作品已经数不胜数,他们为何还要涉足?

原因并不难理解。

银油滴虽然烧制者众,但质感上乘、银色纯粹的,还是少数。而且建盏同一釉色风格之下,本就可以千变万化,创作余地一直都在。

而且国宝曜变之外,最为世界所惊叹的,就是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那只银油滴盏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黄氏父子认为,银油滴有群众基础,而且依然颇有发展空间。他们想做出符合自己审美和艺术追求的银油滴。

他们烧制的金油滴是金属的浓郁的灿烂的,但银油滴,他们则希望是一种与金油滴对应的气质——矿质的、通透的、清冷的,所谓发纤浓于简古,寄至味于淡泊

{黄式束口盏·银油滴·天外飞仙}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▲室外拍摄

▼室内拍摄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中国的奢侈珍玩,向来以金玉为贵。

金油滴追求的就是金的质感。

而在黄氏父子的理解中,银油滴追求的就是玉的质感。

宋徽宗说盏色贵青黑,玉毫条达者为上。强调了建盏黑的纯粹以外,还强调了玉的质感。青瓷白瓷,从整体上近似玉,而建盏,从斑纹上近似玉。

{黄式束口盏·银油滴·绝代风华}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▲室外拍摄

▼室内拍摄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黄氏束口银油滴盏就是以玉为目标去烧制的。并设计了三种不同类型的银油滴。分别是

空谷幽兰、绝代风华、天外飞仙▼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在精心研发三款新油滴的同时,他们对新作的器形也精益求精。

此款黄氏束口盏,由黄文勇画图、比对,寻找最佳的盏型比例,再与父亲反复试验合适的胎釉配比。

最终,在口径缩小的同时,对盏的长宽比做出微调,传统审美与现代需要兼具,宜品茶且足具分量。在测试过程中,获得诸多好评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概念图确定后,器形还是修改了足足五版,除专利束口线外,还力求口沿厚薄适中,口感舒适。以匹配釉色的气质。在美观与实用中作出平衡。圈足略微加码,彰显个性之余,也增加庄严凝练之感。

底款专门设计黄美金三字,兼具防伪、署名与装饰之用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外包装上,也下足功夫。他们认为建盏的收纳,也是建盏收藏价值的体现,经过精细的设计和打版测试,才最后确定。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☆新品限量首发 

 唯酬知己☆

本款黄氏束口银油滴盏

是黄氏父子在建盏艺术领域的

突破之作

融合父子二人

对建盏文化的见解

对建盏器韵的追求

共有三款可选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成品率不高且精力有限

故为限量发行

附专属纪念银币、黄美金编号证书

黄美金:62岁的我,想告诉大家,我不止会烧金油滴

鉴别建盏、了解作品收藏空间、价格趋势,可加编辑微信:guanfu2011,暗号“作品”